张军:我吥信美联储能看到全部;朱宁:美联储看见了我们没看见旳魔鬼


3月20日晚9-10点,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军、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副院长朱宁、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滕泰做客由网易传媒副总编辑姚长盛主持的《长盛时间》,共同探讨金融市场的出路。

美联储是“糊涂”还是“精明”?

张军:我不信美联储能看到全部。

金融市场现在发展的趋势已经复杂到我不相信美联储能看到全部。记得几年前伯南克来的时候我跟他对话,我问了他这个问题,“你是不是先知先觉,是不是可以知道更多?”其实他一直在摇头,他不可能知道更多。我觉得这是金融市场目前最基本的一个现象。

朱宁:美联储可能看见了我们没看见的魔鬼。

美联储紧急降息,改变了很多投资者原本认为的本次疫情不会伤及实体经济的看法,美联储可能看见了我们没看见的魔鬼。大家都觉得美联储好像没必要这么积极,我觉得其实是防范于未然,防止2008年金融危机重新上演一次。

美股跌的逻辑?

滕泰:涨太多了就要跌

美股震荡没有那么复杂,就是涨太多了就要跌。美股累计涨了十年,从6000多点涨到29000点,这是一个巨大的灰犀牛,而不是小概率事件。

美股还要跌多少?

朱宁:只是开始的结束

我可能稍微偏悲观一点。如果说这次的严重程度真的和历史上金融危机的严重程度类似,有句老话,“这很可能不是结束的开始,而只是开始的结束”。

滕泰:中场休息

美股短期第一波的下跌告一段落,但不管它反弹多少,也只是个中场休息,后面怎么走还要看更复杂的原因。

最后,我们来谈谈未来:

张军:

一旦基建投资真的落地,一些落后的产能有可能重新回来。

朱宁:

在疫情和大量不确定性的前提下,应完全放弃增长的速度,要利用这个契机,从今往后我们都不再把GDP增长的速度当成考评干部和地方政府政绩的指标。

滕泰:

1、加强国际合作。美国股市暴跌造成了巨大的流动性缺口,全球的美元都在向美国回流,海外美元市场出现巨大流动性枯竭的时候,美国找了好几个国家进行货币互换,但独缺中国,其实那些国家自己也在危机中,中国最有钱来帮他们,但他们也没有找我们。为什么这次股市这么悲观,我觉得和缺少与中国的合作也有关系,但我们也应该更主动一点。

2、更应该被关注的是服务业。疫情对制造业的冲击真的不是最重要的,它只是停工造成的,一旦二季度以后复工,我们制造业的产值每天是1000亿人民币,几天就把它抢回来了,需要更多被重视的是服务业。

延伸阅读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© 2017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.